云陽:一個女人肩上的三代男人
2007年12月06日 10:21
來源:重慶晚報  評論:

  黎玉蘭一家,他們相信只要堅持總會有希望。 





  故事導讀

  十年前,一種發病率僅為十萬分之一的怪病,突然降臨黎玉蘭家的男人們身上。丈夫、兒子相繼癱瘓,兒媳離異。

  十年來,黎玉蘭沒日沒夜地服侍家人,艱難地撐起了這個破碎的家。

  如今,丈夫、兒子病情依舊,孫子又發病。她說:是希望支撐我走過了十年。

  云陽縣路陽鎮位于重慶東北方向,中間低,四周高,海拔200米-1200米,素有“小盆地”之稱。

  11月20日晨,霧氣還未散盡,氣溫低。該鎮老商業街兩側的房屋大多門窗緊閉,路上偶有幾個匆忙上學的孩童。轉角處,一陣“嘩嘩”聲后,一扇卷簾門被一佝僂的老太太緩緩拉起。

  屋內有三個或坐或躺的男子。老嫗拍拍手上的灰塵,轉身進屋,先給坐在屋角的丈夫用熱毛巾擦了擦臉,再給蜷縮在輪椅上的年輕人加蓋一床毯子,最后扶起跌倒在地的孫子。

  老太太名叫黎玉蘭,今年66歲,她從屋子左側煤爐上端下一口熱氣騰騰的鐵鍋,盛出三碗白面,分別喂給三人吃下。

  利用家人休息的空當,黎玉蘭小跑著來到龍王橋居委會。聽說最近政府在搞城鄉醫保,她想知道輪到鎮上沒有。當得知還沒有時,黎有些失望,又小跑著回家。

  黎玉蘭心里有一張嚴格的時間表,何時給丈夫喂藥,何時給兒子按摩,何時扶孫子上學,何時帶他們曬太陽……都有詳細計劃。十年來,她做得一絲不茍。

  怪病降臨

  丈夫、兒子和孫子相繼得病

  十年前,黎玉蘭原本有個幸福的家。丈夫黃作忠,當過兵,能干,嫁到黃家,她非常滿意。黎玉蘭先生了三個女兒,人到中年,又得一子,幺兒黃建聰明懂事,一家人幸福快樂。

  時光飛逝,兒子黃建20出頭時,父親突然患病,起初走路有些踉蹌,后來無法站立。好在黃建已成年,用打工攢下的錢,在廣州做起了餐飲,生意不錯。遠近媒人紛紛介紹相親,不久黃建結婚。父親雖病,但家業依然興旺。

  好景不長。生意做了兩年,黃建出現了與父親相似的癥狀,不得已,只好放棄生意,回到小鎮。又過了兩年,孫子黃金龍出世。不想黃建的病情日益加重,之后兒媳鬧著離了婚。女兒們早已出嫁,一家的重擔落在了黎玉蘭身上。

  為給丈夫、兒子治病,黎玉蘭帶著他們跑了從路陽鎮到重慶市的不少醫院,甚至還專程到外地求醫,可病沒治好還花光了家底。重慶西南醫院的病歷上清楚地寫著,這種病屬“遺傳性共濟失調”。該病患病率十萬分之一,是一種罕見病。病因不明,現代醫學尚無有效治療方法。

  得到這個的結果,黎玉蘭一度絕望。“現在科學這么發達,怎會治不好呢?”

  獨自抗爭

  “我要家里的男人都站起來。”

  丈夫兒子相繼患上怪病,在黎家當年所在的路陽鎮金龍村迅速傳開,各種閑言碎語接踵而至。在村民看來,黎家的男人都倒了,黎家沒希望了。焦急的黎玉蘭常悄悄流淚。

  不久,黎玉蘭收起了眼淚。一個堅持不懈戰勝病魔的電視節目,讓她心中燃起了希望,由此,開始了長達8年的采藥生涯。“我要家里的男人都站起來。”

  黎玉蘭走遍十里八鄉,尋訪赤腳醫生、老郎中,收集治療各種疑難雜癥的偏方。如今,這個目不識丁的老婦人,能清楚說出各種藥方。

  黎家所在的金龍村,位于盆地邊緣,附近是一座座高山,那是她采藥的地方。天微明,黎玉蘭就出門了,攀著露水的山間小徑,摔跤是常事。山林中的野草比人高,還帶著刺,從中穿過,手上、臉上常被劃出一道道血口。

  如今,在黎玉蘭鎮上的新家,向北,仍可以望見一座巍峨的高山。山叫什么名字并不清楚,但她知道,山巔有個“仙女寨”。寨子四周是陡峭的崖壁,雖然危險,但常能采到好藥。

  一次,黎玉蘭爬了半天來到寨子,見崖邊長有一株治頭痛的草藥,用鐮刀去割,卻夠不著,于是踩著松軟的草叢,小心翼翼地挪過去。她半蹲著,想把草藥連根拔起,哪知一用力,腳下一松,人落下崖,重重摔在地上,所幸只是些皮外傷。她很慶幸,此崖壁下約兩層樓高的地方,伸出了一塊地面,自己正好摔在上邊,加上背簍緩沖,撿回一條命。她沒有多想,撿起散亂一地的草藥,回到家,沒敢告訴家人。

  此類經歷,黎玉蘭有很多——她滑下過傾斜的石壁,掉進過爛泥坑。但她總是把苦咽進肚里,獨自承擔。

  黎玉蘭歷經千難萬險為家人采藥治病,可一年年過去,他們的病并沒有好轉。家人也從最初的樂觀期待,變得越來越焦躁。

  在吃藥問題上,丈夫黃作忠比較配合,雖然看不到希望,但仍將一碗碗苦藥喝下。可兒子黃建卻常常拒絕,黃建多次表示,醫院都治不好的病,偏方怎會有用?

  一次,嫁到外地的女兒回家探望。剛進門,一股刺鼻的農藥味引起了女兒的警覺。懷著不安的心情,家人翻箱倒柜尋找,可始終沒找到農藥。好在女兒心細,發現弟弟黃建身上藥味最重,終于在他衣服里搜出一瓶棕色的農藥。

  家人再三追問,黃建才支支吾吾表示,這瓶藥已托人買了8個月,一直藏在身上,想找個時候結束病痛的拆磨。黎玉蘭知道,此時的黃建,癱瘓的身體已開始萎縮,能把農藥藏在身上8個月,不知要付出多大努力。

  不久,女兒還是走了,這個家重回死寂,黎玉蘭心情越發沉重。多年努力,換來的卻是兒子要以死解脫,和自己像宿命一樣無法擺脫的痛苦折磨。黎玉蘭過去的希望,漸漸模糊起來。

  一天,她把家人抱到一起,哭著說:你們覺得難受想死,我就舒服嗎?要不再買瓶藥,大家一塊兒走吧。丈夫沉默無語,兒子說不出話,只有孫子哭著祈求:“奶奶,奶奶,我不要死!”

  回憶往事,黎玉蘭笑著說:“那時說歸說,要真帶他們去死,我做不到,當時太傷心了。”

  重燃希望

  “我要好好照顧他們,多堅持一天,就多一點希望。也許不久的將來,醫院能治了。”

  經歷自殺風波后,黎玉蘭迷茫了,她開始把希望寄托在迷信上。黎玉蘭到處借錢,接二連三地請巫醫神婆,施法驅魔。可從沒收到效果。

  一次,她聽說,家道中落也許是祖墳有問題。于是,她還真的花了不少功夫,尋訪到當年安葬公公婆婆的鄉鄰,竟得出棺村沒擺正的結論。她如獲至寶,以為困擾全家的魔咒就將解開。但挖墳的要求,被親友們斷然否決。

  看著兒孫病情一天天加重,黎玉蘭把心一橫,隨便揀了個日子,在路上請了兩個人,便去扶正祖墳……

  日子一天天過去,家人的病絲毫沒有好轉。不久又傳來她曾經請的“神婆”“大仙”被公安機關逮捕的消息。這時,黎玉蘭總算明白——迷信都是唬人的。

  回到現實,黎玉蘭發現,自己老了該為家人的未來考慮了。聽說城鎮戶口能吃低保,前年,她用三女兒貸的款,加上賒來的建筑材料,在路陽鎮老商業街蓋起了房子。當地居委會見她家庭特殊,破例提前給她全家辦上了低保。雖然人均50元的標準,遠不夠開支,但這燃起了黎玉蘭新的希望。“這個社會還是有好人,我們會有希望!”

  如今黎玉蘭,也患了不少病,胃病、高血壓、風濕病,常折磨得她痛苦不堪。20日上午,黎玉蘭正在堂屋里生火,孫子黃金龍踉踉蹌蹌一跤跌倒。金龍呼喚奶奶,黎玉蘭扭頭道:“你要學會自己起來,奶奶不能照顧你一輩子。”金龍不再呼喚,幾次試著爬起,都沒能成功。最后,金龍在地上爬行,直至扶到一條凳子,才顫巍巍坐上去。

  離山寨遠了,黎玉蘭采藥的次數少了。可她發現,多年來,從不拒絕吃藥的丈夫病情明顯比常不吃藥的兒子穩定。丈夫雖不能站立行走,但說話已沒問題。兒子不僅不能行動,身體也已經萎縮。雖然兒子病情不容樂觀,但黎玉蘭已不再焦慮:“我要好好照顧他們,多堅持一天,就多一點希望。也許不久的將來,醫院能治了。”說話的瞬間,憔悴的黎玉蘭眼里放射著光彩。

-
【編輯:重慶新聞網】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推薦視頻
推薦圖片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方式  |  法律聲明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黑龙江p62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