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畫家村” 教授當"村長"
2008年09月23日 12:30
來源:新華網  評論:
    故事導讀

    在成都郊區荒涼的倉儲區域,有一個藝術家村落——成都北村藝術區。這里,百分之八十的藝術家來自重慶,或與重慶關系密切;這里,重慶方言成了“村語言”。“村民”聚會時,最隆重的方式是“長桌宴”,“村歌”是時下最流行的奧運歌曲《北京歡迎你》重慶版。

    這里,被周圍的人戲稱為“重慶畫家村”。     

    19日晚8時,成都市新都區北村,“北村藝術區首屆開放展”開幕活動已近尾聲,招待來自全國各地的200多位藝術家、評論家的“長桌宴”正酣,看著眼前舉杯狂歡的人群,原四川美術學院教授劉勇腦海里突然想起時下流行的歌曲《北京歡迎你》,他沖著人群脫口而出——

    “北村歡迎你,在燭光下自由深呼吸,有夢想誰都了不起……這就是我們的‘村歌’。”

    劉勇新印的名片上有兩個頭銜:北村藝術區村長、四川音樂學院美術學院教授、油畫系主任。

 大學教授當“村長”

    大學教授來這荒郊野外當“村長”,很多人納悶。

    劉勇祖籍河北,生長在重慶。1982年,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后留校任教,直到去年暑假,劉勇大部分時光生活在重慶的黃桷坪。教書畫畫30年,他成績斐然,一幅油畫時價數十萬……正當事業發展順利,劉勇卻從黃桷坪消失了——去年暑假,他應聘到四川音樂學院美術學院當油畫系主任。

    到成都一年多來,除了日常工作,劉勇專注于一件事:建立北村藝術區,并被推薦為“村長”。

    北村在新都區,離成都1個多小時車程,距學校6公里。一邊有火車經過,另一邊有幾家工廠,多年少人居住。后來,當地村民在這里建了一排排倉庫,倉庫周圍,還有很多農田。

    “在黃桷坪,我早晚能聽到火車轟鳴,看見長江對岸的高大煙囪。”劉勇說,到了成都,他也想找這樣的地方。去年整個暑假,他與朋友在附近找了10多個地方,最后發現了這片倉儲區。“這里太棒了,租金也便宜。把倉庫改造一下,住藝術家沒問題。”

    19日下午,記者穿過曲折復雜的北村小街,往里走看見了藝術區一期,38間平房由6間超大廠房組成,最大的工作室280平方米,最小的140平方米。廠房門前小道盡頭,是一間300多平方米的大庫房,這里已開辟成藝術展館。“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另一片區有5000平方米,主要是綜合展廳。”劉勇說。

    起初,劉勇擔心這地方離生活區遠,不方便。去年底,一期工程改造結束,他們向全國發帖。“沒想到,回帖像雪片一樣,審核通過的80多位藝術家中,有20多位來自重慶,其他人也多與重慶有瓜葛。”

    川美畢業生、著名畫家何多苓的工作室與劉勇為鄰。還有很多國內知名藝術家成了藝術村的村民。“藝術區的房租是全國最低的,每平方米月租4元,比時下重慶黃桷坪周邊的房租便宜一半以上。”副村長張革是重慶人,他說這樣的價格,對藝術家很有吸引力。

聚會擺起“長桌宴”

    住在這里的“村民”,重慶人最多,配套于是按照“重慶標準”進行,包括飲食習慣。

    19日下午,北村正式對外開放。來捧場的很多,有國內藝術界的腕級人物:著名藝術批評家、藝術國際網總編輯吳鴻,著名藝術批評家、博士高嶺……其實幾位地位顯赫的藝術界大佬遠道而來,是想看他們玩的到底有多“野”。

    晚上6點,北村最重要的節目隆重上演——展廳門前,40張課桌一字排開,桌上是重慶風味的各式鹵菜、煮咸毛豆、蛋糕、啤酒,三百多位食客中,百分之七十操重慶口音,這是北村以“長桌宴”方式,開始他們的晚間慶典。

    村里有專門的大廚。

    “我姓瞿,瞿秋白的瞿,在這兒做飯。”在瞿文星印象中,今年1月份,北村陸續入住了很多來自重慶的藝術家,他第一次做“長桌宴”是劉勇倡議的,那次菜品有30多個。“今天這次長桌宴算是規格最高的一次,雖然菜品只有14種,但參加人數絕對空前。”

    大廚瞿文星來自黃桷坪。8年前,瞿文星是川美附近一家文化用品店的小老板,后來他到川音美術學院附近繼續經營美術用品店。老瞿人豪爽,熱情,愛好下廚,手藝不錯。一年前,聽說劉勇籌建北村的事,他追隨而來落戶北村,專司村食堂。

    “這里離城遠,買個菜什么的都不方便。我開這食堂也不圖賺啥錢,就圖與畫家一起熱鬧。這里重慶人多,好耍個嘛!這些藝術家多數單身,早晨睡懶覺,只賣中午和晚上兩頓飯,做的都是重慶口味的飯菜,大家對吃啥也不挑剔。”老瞿說,今年中秋節晚的“長桌宴”后,40多位藝術家在壩壩上一起唱歌,他們唱老歌,唱在重慶娛樂場所最上榜的歌,有幾位女性差點給唱哭了。

多為躲避都市喧囂

    沒活動時,北村安靜得幾乎讓人忘卻它的存在。

    藝術家們多數不看電視,他們了解外面世界的途徑,是朋友間的信息傳遞和網絡。

    49歲的王進皮膚很黑,眼睛顯得大而明亮,他不愛說話,很多時候安靜地聽音樂,看書或埋頭畫畫,他的工作室選在轉幾個彎才能到的地方。

    “我家在七星崗金湯街,就是那個以前有舉拳頭雕塑的旁邊,現在雕塑拆了,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拳頭’。”王進從小喜歡畫畫,中學畢業后沒進藝術高校。婚后,王進的新房變成畫室。愛人專心帶孩子,他專心畫畫討生活。今年初,接到劉勇的電話,他二話沒說,直奔北村。

    “多長時間回趟家?”

    “沒準兒,想回家就回——哈哈。”

    “為啥要跑到這么荒涼的地方?在家也一樣可以畫畫嘛!”

    “這里清凈,沒人打擾,也沒什么朋友,沒應酬。”王進回答干脆,一直低著頭。除了參加村里的集體活動,他基本不出門,中午起床,下午畫畫,一天兩頓飯,有時自己做,有時大家湊份子。

    夏中偉皮膚白凈,與王進站一起,兩人黑白分明。他們工作室窗對窗,一家炒回鍋肉,另一家馬上就聞到豆瓣香。

    “我以前就在黃桷坪漂,朋友多,經常聚會,喝酒擺龍門陣。你曉得,重慶人就是干燥!”老夏到北村是躲避都市的喧囂,“在這里,一月生活費加畫材大約要4000元,沒朋友應酬,很節約的。”

    通常,周末或有重要藝術活動,這里不缺慕名而來的“粉子”(成都人對美女的戲稱)。

    但住在這里的女藝術家不多,80多位“村民”中,女的僅8位。詹靈娟曾在黃桷坪畫畫,攝影,求學,她是第一批入住北村的女藝術家。在這里,她結識了同樣畢業于川美的畫家余明,兩人過起了遠離都市的田園牧歌式生活。“想畫就畫,想睡就睡,我感覺很幸福,充實,真誠,從未有過的體驗,最重要的是我真實的活著。”詹靈娟寫下了自己的心情日記,她喜歡北村散發出的氣息:寧靜,安適,慵懶,自由自在,隨心所欲。

  促進成渝文化交流

    “重慶人的性格深入他們骨髓,走到哪里都不會變,你看看,這些展覽作品中流露出的東西,就是川美的性格,重慶性格嘛。這對成都的美術一定有沖擊!四川很多優秀藝術家來自四川美術學院,成渝不分家,分不了!”川音美術學院院長馬一平也來自重慶,他是劉勇大學時的老師。馬先生不住北村,但他一直關注這個區域,他認為北村藝術區的建立,促進了成渝兩地的文化交流和融合。

    “北村歡迎你,在燭光下自由深呼吸……”19日深夜,客人散去,喧囂不在。長桌宴上的燭光漸次熄滅,這批來自重慶的“村民”已有醉意,在劉勇帶領下,他們依然用啤酒瓶敲擊著桌面,以重慶人的豪爽齊聲吼出“村歌”旋律。

    歌聲在北村上空盤旋。

    這是身在異鄉的他們短暫的歡愉,是否也暗含著對故鄉重慶的深情回望呢? 重慶晚報(記者 袁尚武 )

-
【編輯:重慶新聞網】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推薦視頻
推薦圖片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方式  |  法律聲明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黑龙江p62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