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萬波:遠祖尋蹤踏歌而行
2019年06月20日 06:49 來源:重慶日報

黃萬波在考古現場。(受訪者供圖)

  人物簡介

  黃萬波,1932年出生于重慶忠縣。巫山猿人、藍田猿人、和縣猿人等重要古人類化石發現者,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重慶自然博物館特約研究員、重慶三峽古人類研究所名譽所長、重慶龍骨坡巫山古人類研究所所長。發表學術論著近百篇(部),撰寫科普作品近百篇(部)。曾獲中國科學院首屆竺可楨科學獎、中國科學院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國家自然科學三等獎、裴文中科學獎。

  “尊重自然,保護環境,從我做起!”6月16日,重慶自然博物館特展廳,絡繹不絕的家長領著孩子參觀“熊貓時代——揭秘大熊貓的前世今生”展覽,臨別時孩子們紛紛在寄語板上寫下感言。

  這次特展共展出古生和現生標本205件,是國內首次全面展示大熊貓演化與保護的專題展覽,圈粉無數。

  “有人問我,87歲高齡,本該在家頤養天年,為何還要堅守野外考古發掘現場?我想,答案就在孩子們一張張求知若渴的小臉上。”黃萬波,此次特展的首席科學家,名字常與巫山猿人、藍田猿人、和縣猿人、奉節智人等重大考古發現聯系在一起。在他身上,歲月仿佛不落痕跡地溜走,只沉淀下一股執著的學術氣息,超越年齡、超越時間、超越空間。

  敢為人先

  拂去藍田猿人百萬年封塵

  一屋化石,滿柜書香……走進黃萬波辦公室,他正在化石堆中尋找人類起源的“密碼”,堅毅的眼神、執著的神態似乎凝固了時間。

  黃萬波1932年生于重慶忠縣,1951年考入長春地質學院,1954年畢業后分配到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研究所,至此開啟了他“遠祖尋蹤”的一生。

  “藍田猿人能從古老的黃土堆積層中‘醒’來,確實是一段奇緣。”他從容地講述起一個甲子的考古經歷。

  1963年4月,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調查隊在陜西省藍田縣進行新生代地層和脊椎動物化石調查。一天下午5時許,黃萬波與隊員一起收工回駐地,路過陳家窩村一條水溝時,出于職業習慣,黃萬波邊走邊看,行至水溝尾端,他突然發現一塊骨頭。

  “有價值嗎?”

  “只是一個灰坑(指新石器時代堆積)中的東西,年代不久。”同事很快否定了黃萬波的發現。

  是夜,黃萬波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調查隊隊長,并表達了要繼續發掘的想法。雖調查隊已結束當地工作,需轉移到另一地點厚鎮,但隊長同意在返回北京前,黃萬波可以再去一趟。

  黃萬波即與同事返回陳家窩村,在之前撿到骨頭的地方展開發掘。突然,在一個鈣質結核中露出幾個小白點——一個沉睡近百萬年的藍田猿人下頜骨重見天日,震驚中外考古界。

  “從事科研工作,要有敢為人先、堅毅執著的精神,要有務實求真、永無止境的探索精神。”黃萬波常對學生講這句話。

  探無止境

  龍骨坡改變人類演化歷史

  此后20年間,黃萬波的考古工作幾乎都在陜西、甘肅、寧夏等北方地區輾轉,希望找到比藍田猿人更早的人類化石。

  “我后來意識到一些問題,260萬年以來,在季風的作用下,北方很冷,而濕熱的南方可能更適合古人類居住。”黃萬波稱,新生代時期,由于印度板塊向歐亞板塊的碰撞導致青藏高原抬升,而云南、四川、重慶等地,山間湖泊星羅棋布,槽谷、山嶺森林繁茂,適合古猿的生殖、繁衍。尤其在三峽地區——一個半封閉的森林、河流環境,溫度適宜,是尋找早期人類化石和脊椎動物化石的理想區。

  1984年夏,黃萬波組織一支考察隊,回到了故鄉重慶。在考察完萬州鹽井溝(1921年——1926年,美國考古學家葛蘭階曾在此發掘大批哺乳動物化石)后,他們順江而下抵達巫山。

  “老鄉,知道哪里有龍骨嗎?”按照常規,黃萬波一行分頭在巫山四處打聽有無出產龍骨(脊椎動物化石,被老百姓當成中藥)。后來,他們從一個赤腳醫生口中得知,在巫山廟宇鎮龍坪村一個山坡,曾出土過上萬斤的龍骨!

  鎖定目標,考察隊即刻前往這一化石地點——龍骨坡,展開緊張發掘工作。1985年深秋,考察隊發掘出一段帶兩顆牙齒的左側下牙床,伴隨出土的還有乳齒象、鬛狗、劍齒虎、祖鹿等108種哺乳動物化石。

  經研究,該化石被判定為距今200多萬年前的古人類化石,把東亞人類演化歷史向前推進了100多萬年。黃萬波與美國人類學教授石漢合作撰寫了《亞洲的早期人類及其人工制品》一文,發表在英國《自然》雜志上,全球考古界為之震驚。美國《科學》雜志在一篇評論中稱,中國龍骨坡的這個新發現改變人類演化的歷史。此前,國外學術界普遍認為,人類來到亞洲的歷史只有幾十萬年。

  不過,部分學界專家也提出質疑:“巫山人”的某些特征似祿豐古猿,不能支撐“巫山人”是人的結論。

  為讓各項結論更具有嚴謹的科學依據,1985年—1988年、1997年—1999年、2003年—2006年、2011年—2015年,他帶領考古隊四進巫山。

  30年的“巫山人”尋蹤,讓他一頭青絲變白發,但黃萬波沒有怨言:“科學探索永無止境,質疑是科學精神的精髓。只要能找到考古證據,一切都可以放到一邊。”

  黃萬波表示,前不久,幾位學者在研究了印尼的魁人化石后指出,這種魁人在生物學的系統上與中國的祿豐古猿有關系。如此說來,“巫山人”與“魁人”有瓜葛了。換言之,“巫山人”亦然在人的起跑線上。

  超越時空

  老驥伏櫪,其志猶堅

  “您已87歲高齡,本該在家頤養天年,為何還堅持工作,甚至親赴野外考古發掘現場?”面對記者的問題,黃老言笑晏晏。

  “除了左耳聽力有所下降外,我身體還很好,爭取再多挖幾年,尋找更多古人類在重慶存在的證據,對‘夏娃說’發起挑戰。這份執拗已不可能放得下。”黃萬波這樣回答。

  在他近期工作計劃中,除了要將“熊貓時代——揭秘大熊貓的前世今生”特展推向全國和海外,8月他還將前往豐都縣都督鄉挖掘熊貓化石,以及籌備再次發掘巫山玉米洞尋找“巫山人”存在的鏈條痕跡。此外,明年上半年,他還將出版一本關于長江三峽腹地發現最早藝術品的書,目前手稿已完成10余萬字。

  拉開黃萬波的書柜,翰墨盈香撲面而來。《大熊貓的起源》《我和古人類有個約會》《和縣人遺址》《玉米洞發掘記》《大熊貓的前世與今生》……近10年來,他平均不到1年半時間就出版一本著作,一些作品還曾獲評“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優秀科普作品獎”、入圍“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入選國家“文津圖書獎”推薦書目等。

  筆耕不輟,碩著輝煌。黃萬波耄耋之年的工作量甚至超過許多青壯年科研工作者。

  “在黃萬波身上,我看到了一種超越年齡、超越時間、超越空間的堅韌和熱愛,看到了一種銳意進取、家國情懷的使命擔當,看到了一種務實求真、探無止境的科學家精神。他的精神,值得我們后輩認真學習。”重慶市地質調查院副院長、考古專家魏光飚說。(記者 韓毅)

-
【編輯:陳茂霖】
黑龙江p62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