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八條”背后“血的教訓”是什么?
2019年06月21日 07:13 來源:重慶日報

  川劇“江姐”劇照。舞臺上“江姐”身后的背景墻上出現“獄中八條”。(本報資料圖片) 通訊員 王茂松 攝

黨員在烈士墓前重溫入黨誓詞。(本報資料圖片)通訊員 趙杰昌 攝

  這是一份誕生在黑牢里的報告,是烈士們“最后的囑托”。字里行間,充滿了痛切、悲憤、反省、憂慮、期望,唯獨沒有頹傷和灰心。

  這是在解放前夕,犧牲在渣滓洞、白公館的革命先烈們,通過脫險同志向黨組織遞交的《重慶黨組織破壞經過和獄中情形的報告》第七部分《獄中意見》,也就是如今我們熟知的“獄中八條”。

  這些被習近平總書記稱為“血的教訓”的“獄中八條”是如何誕生的?它的內容講了些什么?革命先烈們為什么在最后關頭要留下這八條?我們應當從中吸取哪些“血的教訓”?在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時候,重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采訪。

  6月17日,重慶市地方史研究會會長、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周勇教授向重慶日報記者道出了“獄中八條”背后的故事——

  1948年3月初,國民黨在重慶的最高長官,重慶行轅主任朱紹良大發脾氣,一個電話把負責西南特務組織的徐遠舉喊去臭罵了一頓,令他務必迅速破案!

  原來,朱紹良的辦公桌上出現了一封“親啟”信,里面竟然是一份地下黨重慶市委主辦的《挺進報》和一封對國民黨軍政人員的警告信。

  1948年4月初,特務以破壞《挺進報》為突破口,抓捕了135人,其中縣以上干部40人,中共重慶地下組織幾乎全被破壞,甚至牽連到整個四川的地下黨組織。

  在這個過程中,由于被叛徒出賣,共產黨員羅廣斌被捕。他就是《重慶黨組織破壞經過和獄中情形的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的作者。

  重慶解放后的第25天,羅廣斌完成《報告》,交給重慶市委

  羅廣斌先被關進渣滓洞監獄樓上7室,這里有一位囚犯叫張國維,直接領導過羅廣斌的工作。因為羅廣斌的哥哥是國民黨高級將領,張國維估計羅廣斌最有可能活著出去,為此叮囑羅廣斌要注意搜集情況,征求意見,總結經驗,有朝一日向黨報告。

  1949年2月,羅廣斌被轉押到白公館。他與同室難友劉國鋕(他的入黨介紹人,曾任沙磁區學運特支書記)、王樸(曾任重慶北區工委委員)、陳然(曾任《挺進報》特支書記)等,進行過多次深入的討論,對重慶黨組織遭受的重大破壞痛心疾首,對失敗的教訓深刻反省,對新中國深情寄望。

  1949年11月27日,當渣滓洞大屠殺的火焰還在燃燒之際,羅廣斌帶領尚未被殺的10多位難友,趁敵人疏于看守之機,冒死突圍,沖出白公館,蟄伏鄉間,三天之后迎來重慶解放。

  1949年11月30日重慶解放,12月1日黨組織成立了“脫險同志聯絡處”,接待從各個監獄脫險和其他遭受迫害的同志。羅廣斌在聯絡處登記后,立即參加了楊虎城將軍和“11·27”殉難烈士追悼會的籌備工作。為了執行難友們的囑托,他每天夜晚奮筆疾書,追記和整理同志們在獄中提出的意見。1949年12月25日,即重慶解放后的第25天,羅廣斌寫成了《重慶黨組織破壞經過和獄中情形的報告》,上報給中共重慶市委。

  《報告》有七個部分,現存第一、二、三、七部分和第四部分的大部,而第五、六部分已經遺失。內容分別是:案情發展(《挺進報》被破壞的經過)、叛徒群像、獄中情形、脫險人物、獄中意見等。總數約3萬字,現存2萬多字,較為充分地反映了當時地下斗爭、監獄斗爭的艱難歷程、“《挺進報》事件”大破壞帶來的慘痛教訓和烈士們的崇高精神風貌。

  “獄中八條”由《報告》的第七部分《獄中意見》提煉而成

  《報告》第七部分為《獄中意見》,共八條,3000余字,是《報告》的核心和精華。分別是:

  1、領導機構腐化;

  2、缺乏教育、缺乏斗爭;

  3、迷信組織;

  4、王敏路線;

  5、輕視敵人;

  6、經濟、戀愛、私生活;

  7、整風、整黨;

  8、懲辦特務。

  1989年,市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員胡康民,根據川東地下黨老同志蕭澤寬等提供的線索,在重慶市檔案館找到了這份報告,并加以整理和挖掘,將《獄中意見》中的八條提煉為:

  1、防止領導成員腐化;

  2、加強黨內教育和實際斗爭的鍛煉;

  3、不要理想主義,對上級也不要迷信;

  4、注意路線問題,不要從右跳到“左”;

  5、切勿輕視敵人;

  6、重視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的經濟、戀愛和生活作風問題;

  7、嚴格進行整黨整風;

  8、懲辦叛徒特務。

  后來這被稱為“獄中八條”,1989年在《紅巖春秋》的《渣滓洞、白公館烈士殉難40周年紀念特刊》中首次披露。

  “獄中意見”是對失敗教訓的理性總結,是對所犯錯誤的深刻反思

  “20多年前我第一次讀到《獄中意見》原文,就被其巨大的力量所震撼,真是字字血、聲聲淚呀!今天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吸取‘血淚教訓’,我重讀《獄中意見》的原文發現,這是對失敗教訓的理性總結,是對所犯錯誤的深刻反思,而不是對那段歷史的歌頌,意在從黨的自身查找問題,希望加強黨的建設,防止歷史悲劇重演。”周勇稱,在生命的最后時刻,革命先輩們對黨敞開心扉,沒有思想束縛,也沒有空話套話,直言無忌,開門見山,一針見血。

  例如,《獄中意見》第四條是“王敏路線”,胡康民整理為“注意路線問題,不要從右跳到‘左’”。為什么提出“王敏路線”?周勇解釋,王敏是中共上川東第一、第五工委委員,武裝起義失敗后被捕關押于渣滓洞,在獄中表現十分堅強,1949年11月14日犧牲于電臺嵐埡。烈士們之所以提“王敏路線”,是因為王敏是犯錯誤的代表人物,“犯這種錯誤的,不只他一人,但正因為不只他一人,所以應該提出。”

  當時,黨中央、毛澤東對白區工作的方針是“隱蔽精干、長期埋伏、蓄積力量、等待時機,反對急性和暴露”。周恩來專門提出過“三勤”(勤學、勤業、勤交友)“三化”(職業化、社會化、合法化)來貫徹落實。《獄中意見》認為川東黨的組織“消極隱蔽”,偏離了這些方針。當革命高潮即將到來的時候,又過高估計了自己的力量,過低估計了敵人的力量,“發生了與原來過右作風相反的過左的盲動作風”。主要是:盲目發展組織,讓一些不夠黨員資格的人進入黨內,造成組織不純;在下川東盲目發動了三次武裝起義,全部失敗,損失慘重;在城里把《挺進報》從內部搞到公開,大大地暴露了組織,造成組織和隊伍的極大破壞。

  “這個‘血的教訓’就是,任何黨組織和共產黨員,必須堅定不移地貫徹黨中央的路線,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不能搞選擇,更不能變形走樣。否則,造成的損失將是極為慘重、難以彌補的。”周勇說。

  獄中同志所反對的“理想主義”是指不要脫離革命斗爭的實際,把一切都理想化

  “獄中八條”的第八條是“懲辦叛徒特務。”為什么革命烈士會特意將這一條列出來?周勇稱:“因為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報告》著重揭露了這幾個叛徒的內心世界和蛻變規律,至今仍在警示著我們這些革命的后來人。”

  據介紹,1948年由《挺進報》事件帶來的重慶地下黨組織大破壞,主要是由于幾個主要領導干部相繼叛變,才造成一度難以遏止的破壞勢頭。叛徒人數很少,只占被捕人數的5%,但是影響極壞,破壞性極大。

  那時候,三大戰役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新中國的建立指日可待,劉國定等人的叛變并不是對革命前程喪失信心,而在于他們對黨的理想信念的認識是膚淺的,他們所追求的只是個人私欲、生活享樂,是人生的榮華富貴。因此自然經不住嚴刑拷打和金錢利誘,最終用同志們的鮮血換取自己的生存和眼前的榮華。這是所有叛徒的共性。

  此外,叛徒們又各有其個性。《挺進報》事件的元兇禍首是時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劉國定。他在骨子里是個人至上主義者。到形勢相對平靜,他在社會上站住了腳,在黨內取得了一定的地位,便開始私欲膨脹。時任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冉益智一方面不動聲色地出賣黨組織和重要干部以邀功;一方面又留有后手,保留一些人,即使特務發現也不至于懷疑他的“忠誠”,同時也準備將來為自己開脫留點余地。

  “崇高的理想是力量的源泉,先烈們是為實現崇高理想而奮斗而獻身的。喪失崇高理想,必然鼠目寸光, 一個只考慮個人得失、打小算盤的人,不配做真正的共產黨人;背叛理想或者只把理想停在口頭上,而實際上只撈個人利益的人,不論被捕與否,其實質已經背叛革命了。”周勇說,獄中同志所反對的“理想主義”是指脫離革命斗爭的實際,把一切都理想化,以至于看不清這些故意說大話,高喊“革命”“理想”的叛徒的丑惡嘴臉,產生迷信,喪失現實感,那就是一個糊涂人,甚至可能反過來影響自己對理想的追求,對黨的忠誠,對革命前途的信心。這是先烈們用血寫下的又一個教訓。過去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在黨的自身建設中最重要的是領導班子建設;在領導班子的建設中要特別注意防止領導成員腐化

  “獄中八條”的第一條為“防止領導成員腐化”,其源自于《獄中意見》的第一條“領導機構腐化”。

  1948年4月,重慶發生了《挺進報》事件,幾個領導干部相繼叛變,他們是:時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劉國定、副書記冉益智和時任中共川東臨委副書記兼下川東地工委書記的涂孝文、時任中共川康特委書記的蒲華輔,出賣了200多名黨員干部,其中100多人被捕犧牲,使川東地區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并禍及川康。

  因此烈士們首先提出的就是“領導機構腐化”問題。《獄中意見》嚴肅指出:“這種從上而下的腐化,是四川地下黨斗爭失敗的基本原因。”

  周勇稱,“這里所說的‘腐化’,主要指部分領導干部在思想上和工作中的‘消極隱蔽’,生活中的‘腐化墮落’”。《獄中意見》稱之為“消極了、隱蔽了、長期埋伏了,但沒有工作,沒有學習,沒有積極地要求自己進步,逐漸在思想上、意識上產生了脫黨的傾向。”

  同時,《獄中意見》還提出了領導機構中存在的問題。獄中同志發現,幾個叛徒在經濟、戀愛、私生活上都不干凈,有的問題還很嚴重。川東臨委領導同志也知道這些問題,但并沒有給予嚴格的批評和教育,而是聽任自流,釀成大禍。

  “政治路線決定以后,干部就是決定的因素。從《獄中意見》通篇來看,獄中同志的意見集中起來,就是強烈要求加強黨的自身建設;在黨的自身建設中最重要的是領導班子的建設;在領導班子的建設中要特別注意防止領導成員腐化。這是獄中同志們深切感受到的最根本、最重要的‘血的教訓’。”周勇說。“我們從中可以體會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在今天要抓住‘關鍵少數’的極端重要性。”

  近日,重慶日報記者在《報告》中看到羅廣斌轉述的許曉軒同志的“唯一意見”——“嚴格的進行整風、整黨,把一切非黨的意識、作風,洗刷干凈,不能允許任何細菌殘留在我們組織里面”!

  “‘獄中八條’的內容樸實無華,揭示了黨內和社會生活中許多帶規律性的東西。70年過去了,它經受住了歷史的檢驗。”周勇說,其生命力在于它有著強烈的現實針對性。當年,考驗共產黨員的是生死關、毒刑拷打關、敵人收買關,同樣有經濟和私生活關,叛徒們就是過不了這幾關,出賣的是革命,是黨的組織,是黨員的人頭。如今,考驗共產黨員的是名利關、權力關、金錢關、美色關,腐敗分子過不了這幾關,出賣的是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事業,是黨的形象,是黨和人民的血肉聯系,是黨的執政基礎。不好好抓,“血的教訓”就會重演呀!

  “重溫用烈士鮮血凝成的‘獄中八條’,也是在與烈士們對話。這是我們要反復叩問的初心。只有不忘初心,警鐘長鳴,才能如履如臨,踐行使命,才能方得始終,最終實現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和使命。”周勇說。(記者 匡麗娜)

-
【編輯:陳茂霖】
黑龙江p62计划